您现在的位置:

朗朗演讲稿实录:我是如何学钢琴的

发布时间:2017-01-12 14:50:24 | 来源:开讲啦 | 作者:邹国清 | 责任编辑:邹国清

开讲啦朗朗完整版演讲稿为大家整理来自中国著名的钢琴家朗朗在《开讲啦》的精彩演讲词《指尖上的青春》讲述了他的钢琴家的奋斗故事,朗朗作为中国最有名的钢琴家,他曾在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中国国庆60周年庆祝晚会、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开幕式、美国白宫、美国独立日庆祝活动、英女王钻禧庆典庆祝活动、法国国庆庆祝活动等重大活动上演奏,并且是第一位受聘于世界顶级的柏林爱乐乐团和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的中国钢琴家。

开讲啦朗朗完整版演讲稿

指尖上的青春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今天和这么多年轻的朋友们在一起,我感觉我还不算太老吧,刚到30岁,但是终于不二了。首先我想为大家演奏一段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乐曲,这首曲子影响了我想当钢琴家的梦想,很多年轻的朋友们可能都看过《猫和老鼠》,其中有一集是“猫的协奏曲”。我父母在我一岁半的时候买了一架特别小的钢琴,我当时看着这个动画片,汤姆猫穿的是一件很长的一件燕尾服,而且在舞台上面做了一个非常酷的动作,所以当时我也开始学着汤姆猫的样子也开始弹琴。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开音乐会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是我人生中不可寻常的一次记忆,演奏会前一天的晚上,我上了十次厕所,实在是睡不着觉,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我记着我从台后走到台前的那一刻,坐下来以后就演奏了这首曲子(现场弹奏)。我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在家练琴跟台上表演太不一样了,在台上我真正找到了分享给大家的这种快乐的感觉,所以我就立志:我长大了一定要当钢琴家!

开始都比较容易,开始入行也觉得很好玩。后来我才发现,弹琴太折磨人了,我当时才五岁,每天弹四到五个小时,起来就是弹琴,然后上学,然后中午吃完饭继续练,然后再上学,然后晚上再练琴。我就有点后悔了。上台的时候听着曲子都很好听,练琴的时候都是这种(现场弹奏),我的邻居实在是受不了,然后在我练音阶的时候,他们就放着非常响的流行音乐。

在我七岁的时候,参加了第一次全国的钢琴比赛,我信心十足,我觉得肯定没问题,沈阳怎么赢,全国就怎么赢,结果拿了个第七名。我那当时心情啊,真是一落千丈,而且当时第一名给了一架钢琴,第二名给了一台电视机,第三名给了什么电冰箱之类。然后这个第七名给了一个玩具狗,我就感觉特委屈,我看到这只狗,我就感觉第七名写在它脸上,七、七,中文和阿拉伯文全在上面写着“七”,当时我跟这狗还打了几仗,虽然是假的,但打得还是挺爽的。后来我带着这只狗去见我老师,说这是我第七名的奖品。老师说你应该把这只玩具狗当成你最好的朋友,你应该把它当成激励你的一个目标,而不是因为你失败,而去痛恨这件事情。后来我就把这只狗摆在钢琴上了,然后每天弹琴说,下回一定给你争气,我一定要得第一名。

后来我的父母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爸辞掉他的工作,去北京陪着我去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我母亲一个人在沈阳,可以说是养家糊口。我虽然希望完成自己的音乐梦想,但这就意味着很小就要背井离乡了,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都一直没有恢复到我小时候比较活泼的这种性格,因为来到一个新的环境,确实是很困难。因为我第一个老师没找对,他说我肯定不会成为钢琴家,而且说我们的这种决定都是莽撞的,都是没有未来的,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面,我感觉压力特别大,对自己很失望,对钢琴很失望,对新的生活感到很失望。终于在七个月以后,这个钢琴老师决定不教我了,建议我打道回府。这个时候已经离考中央音乐学院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当时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想再弹琴了,我觉得,如果钢琴给我带来的是一种痛苦,一种迷失,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学它?我小时候之所以喜欢弹钢琴,就是因为音乐给我带来了一种生命,一种在你生活中渴望得到的一种精神。现在我也一直牢记,不管出现什么困难,都不能把这个精神失去。

后来在很快的时间,大概七八个月,跟新的老师——赵平国教授。在这个七八个月里,大概进步非常快。那么考试的时候,我又犯病了,我又上了十次厕所,我就怕考不上。我那时候,成天晚上做恶梦,有一次我是记着我做梦,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大红榜上写着:你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大红榜,你能想象吗?后来考试的时候,弹的也很有感觉,好像可以说是把一年半,在当时在北京学习的这种情感都弹出来了,酸甜苦辣。

之后在北京度过了五年,非常难忘的时光,期间我也赢得了两次国际性的钢琴比赛冠军。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父母、还有老师们决定留学美国。我记得非常清楚,出机场的时候,因为我们那时候的中国,还不像今天这么强大,所以我当时对着我们国徽,我当时说我绝对不会让中国失望的。

到了美国以后,先去的高中学校,同时上了音乐学院——在美国的费城。头一次我去学校,我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他是我最崇拜的钢琴家霍洛维兹的学生,也是美国最著名的钢琴家之一。我见着他第一面,他说你来美国要做什么。我说我来美国,我要把所有美国的和欧洲的,什么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的钢琴比赛,全都去比掉。然后他当时就笑“你不觉得你这很可笑吗?”我说“为什么可笑?”他说“你真正想做什么?”我说“我想当钢琴家。”“你为什么要当钢琴家?”我说“我只能比完所有的第一名以后,我才能当钢琴家。”他说“你这也太……太功利主义了!”他说“你这根本不是为艺术而当钢琴家,你应该是真正把自己的本领学到,提炼这些艺术大师的造诣、这些经验、这些精华。”当你拥有的时候,你就会自然的成为一个钢琴家。虽然我当时不太赞同他这句话。对!

我爸当时也在,我爸说你肯定英语没听明白,他肯定不是这么说的。他肯定是让你把所有比赛必须得第一名才行。后来我说不对。“不对?”我就说“那好吧,那我先好好练琴,但是过一年以后,你得让我去参加比赛。”他说“你要如果发展好的话,过一年你就可以去弹音乐会,弹音乐会去了。”当时我就觉得他说的话都是梦话。但是同时呢,在一年半的时间里面,我跟我的老师学了三十五首钢琴协奏曲、六套钢琴独奏会曲目。我那时候确实感觉到我老师说的这种重要性,就是说艺术是永恒的,而不是一时的。你的实力如果没有到这样的一个阶段以后,就算你很幸运的开始出名,你也会在很快的时间内摔下来,所以他是让我非常扎扎实实的去学习。

在1999年一个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当时是有幸去给这个指挥大师艾森马赫(面试),我很紧张,因为我以前考过很多次的。给指挥大师考试,指挥大师都说“你太年轻了,太小了,十几岁。”还有更比较歧视的“中国人弹什么古典音乐。”所以我见着这位大师的时候,我实际很害怕。尤其他还这样站着,而且他是光头。这样站着,“你有什么曲子?”还有点德国的口音。“你有什么曲子?你有什么曲子? ”然后我当时曲目量还是很大。我说“你想听什么吧?”我来,你想要什么。他确实是很刁,上来就让我弹勃拉姆斯——非常有深度的曲子,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曲子。我成了一个点歌器似的,他说“再弹这个,再弹那个,再弹斯克里亚宾,再弹拉赫玛尼诺夫……”结果他听了我大概两个半小时,然后他上来说“如果明天我让你弹一首曲子,你弹什么?”明天让我弹协奏曲的话,让我弹什么?我当时是在替补席这上面,还是排在第六跟第七名。就等于是什么呢,假如说这个职业钢琴家生病了,或者肚子疼。他下一个替补,他肚子也得疼。然后这个替补的下一个,还得发烧。反正都是各种疼,才能轮到我。所以当时他就问我“现在就让你弹,你弹什么?柴可夫斯基第一就这曲子!”后来当天晚上我从芝加哥,飞回费城。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那儿睡觉呢。八点!我记得很清楚:八点!我的那个经纪人,每次都让我“你好好等待吧,你再等待十年吧!十年也不一定,二十年吧!你再等待!”他总让我等待,突然他比谁都兴奋“醒来!”我当时还以为做梦,一大早叫我醒来。“你好,说那个芝加哥交响乐团现在就让你,成为第一替补。”我说“那怎么?那几个替补怎么都有问题?”他说“不是。因为昨天你弹的,给这指挥弹了两个半小时,他非常喜欢你。他让你现在就去弹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替补安德鲁·瓦兹,在世纪音乐会上弹。”我当时,耶!我当时和我爸,咱俩是可能以刘翔的速度打个车,我爸当时用英文“二炮!二炮!”机场说成二炮,反正他倒挺可爱的,一路跑到这个机场,然后我就记着整个就像做梦一样。下了飞机,到直接开进音乐厅,然后当时我就坐下。在我旁边的已经不是一个一般的交响乐团了,是举世闻名的芝加哥交响乐团。所以当时就开始弹这个(演奏)

当时那天晚上音乐会出场,介绍我出场的是美国最著名的音乐大师斯特恩大师。他说“今天晚上,现在安德鲁·瓦兹马上就应该出场了,但是他今天来不了了。”就听所有的观众(嘘声)然后就继续他说“但今天替他出场的是一位十七岁的中国少年,将为我们演奏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然后他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了,然后当时我就能感觉到观众因为不认识我,就这种(感叹)然后我那天穿的很隆重,我穿的是当时汤姆猫的那个燕尾服。结果弹完以后,那是我一辈子没有见过那么,那样的热烈的场面,也没有听过那么响的掌声。当时弹完最后一个音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全场起立。而且坚持了大概能有七分钟的掌声,所以我坚信: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你只要准备好了,机会就会来。

后来从十七岁到现在,我每天活着就像做梦一样。以前不敢聘用我的乐团和音乐厅都同一时间发起了邀请。那在第一年,我十八岁的时候,我从一直住简易房子,从十八岁买了一个别墅——在费城。所以当时我确实觉得:机会太重要了!当你站到一个舞台的时候,你如果用全身心的感情投入进去以后,你会得到比你想要的还要多得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都是演出!演出!演出!对我来讲,我觉得生活是很美好,但是同时也会觉得有点空虚。直到2004年的一天,我因为音乐会弹多了,手臂拉伤,临时取消三个礼拜的音乐会。当时我特别难受,因为我觉得好像梦想刚刚实现,突然手受伤。我就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未来,但就在这三个礼拜里面,真的让我感受到了:人生不能只埋头苦干的去弹钢琴,我们一定要活得丰富多彩!当我决心,非常有决心的要改变我的,非常单调的音乐生涯的时候,我非常有幸的成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亲善大使。

那一次去非洲,去探望儿童,可以说改变了我很多的想法。我以前认为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可能很难面向大众化,但是在非洲,在那些儿童的身上,我看到了美妙的音乐是会震动所有人的心灵。不管你的背景是什么,不管你的国家是什么,不管你的文化是什么,我们都会通过优雅的音乐来展开我们的世界观。所以那一次在探访这个非洲儿童以后,我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建立我自己的基金会,建立我自己的音乐学校,来培养、来教育、来启发我们下一代的青年、下一代的小朋友们。

我觉得可能在演奏钢琴的时候,我们经常是一个人,但是一个人的力量太单薄了,我们什么也做不成,所以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面,我能和更多的有同样梦想的朋友们,一起来为我们世界创造一个更丰富的色彩。从这个钢琴开始!

 

文章来源:开讲啦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4982 商务合作:010-88824915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3090653241 电子邮箱:edu@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